粮食工作信息摘要

当前位置:首页>粮食业务>粮食工作信息摘要

粮食工作信息摘要2019年第十期
[2019-04-12] 阅读人次:67

新稻见底陈稻“补” 稻谷市场步步低

清明过后,南方地区雨水增多,新季稻谷生长缓慢。目前稻谷市场处于青黄不接时期,市场新粮基本见底,陈稻主要通过地储拍卖供给市场,供需宽松局面持续,稻谷价格节节下行。

进入4月份,南方地区降水普遍偏多,日照偏少,影响新季稻谷正常生长。本周南方还将出现过程性降水,江淮、江南、华南、四川盆地及贵州等地有中到大雨,局部暴雨,部分地区还将伴有短时强降水、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不利于早稻和一季稻播种育苗和幼苗生长。

供需宽松   稻谷节节下行

目前稻谷市场仍处于政策真空期,市场化购销占据主流,各主产区稻谷地储轮出量仍较大,短期市场供需宽松局面持续,稻谷价格继续趋弱运行。

江西:受各级储备企业集中轮换销售出库影响,本周稻谷价格继续保持稳中有降态势,交易较为清淡,预计后期将持续弱势运行。据监测,截至4月9日,南昌陈早籼稻出库价2060~2080元/吨,与上周持平,晚籼米批发价3580元/吨,下跌20元/吨;宜春新晚籼稻收购价2420元/吨,持平,陈晚籼稻出库价2100元/吨,下跌20元/吨。目前市场上2018年产中晚籼稻数量有限,有价无市行情凸显,陈粮主要供给市场,供需宽松,价格持续回落。

湖北:目前中晚籼稻市场缺乏利好消息提振,加之政策性中晚稻拍卖时间推迟,市场主体持续观望,短期谨慎操作,稻谷市场行情趋弱运行。2018年产稻谷粮源持续偏紧,价格保持坚挺。地方储备陈稻通过拍卖市场持续供给市场,价格续跌。4月9日,荆州2018年产晚籼稻收购价2600元/吨,与上周持平;陈晚籼稻出库价2400元/吨,下跌20元/吨。武汉国家粮食交易中心数据显示,上周湖北省地方储备稻谷拍卖共计投放1.11万吨,实际成交1.07万吨,成交率96%,地储拍卖成交率较前一周大幅提高,主要原因是2018年产稻谷投放市场,成为地储成交的主力。地方储备企业经过前一阶段的密集轮出销售,今年轮出计划已基本完成,陈粮基本拍卖出库完毕,而国家政策性中晚稻拍卖迟迟未启动,地方储备拍卖开始放慢节奏,以观望为主。

广东:上周华南粮食批发市场地储计划采购0.96万吨稻谷,结果全部成交,成交均价2641元/吨,收购量有所增加,但收购价格大幅下降;地储竞价销售稻谷4.03万吨,实际成交1.04万吨,成交率26%,成交均价1912元/吨。

目前地方储备稻谷继续主导广东稻谷市场行情,中山地区前一周未成交部分,上周底价下调20元/吨后成交率上升70%。随着终端大米消费转淡,省内稻谷市场整体需求不旺,成交率有所下降,竞买主体持观望态度,期待拍卖底价继续下调。4月9日,清远地区2018年产晚籼稻收购价2700元/吨,与上周持平,市场有价无量,陈晚籼稻出库价2000元/吨,较上周下跌20元/吨;广州地区湘鄂产普通晚籼米批发价3820元/吨,早籼米批发价3360元/吨,均与上周持平。

云南:本周软米到货量较少,价格出现大幅上涨趋势。主要因近期边贸口岸管控严格,进口指标还未下达分解到位,部分大米品种进口粮源紧缺,导致短期市场供需趋紧,价格上涨。据监测,截至4月9日,缅甸软米边贸口岸价3600元/吨,较上周上涨100元/吨。

江苏:本周稻谷供应仍较宽松,价格继续下跌。据监测,截至4月9日,盐城2018年产普通粳稻收购价2480元/吨,较上周下跌80元/吨;陈稻出库价2420元/吨,下跌40元/吨。南京普通粳米批发价3650元/吨,扬州3700元/吨,均与上周持平。当前大米消费偏淡,市场走货量偏少,大米加工企业开机率逐渐下降,基本采取边加工边收购的模式,谨慎购销。由于市场对国储降价拍卖的预期较强,短期继续持观望态度,预计稻米价格继续保持小幅下滑走势。

辽宁:本周粳稻余粮一至二成,随着天气转暖,春耕准备工作陆续开展,农民售粮比较积极,粳稻市场整体供需宽松,价格稳中趋弱。加工企业开机率持续低位运行,大米走货量明显减少,较去年同期减少1/3左右,价格继续弱势下行。多数加工企业已停收,主要以消化库存为主,规模较大的加工企业日收购量50~100吨,与上周基本持平。4月9日,新稻市场,盘锦“盐丰”收购价2800元/吨,较上周下跌40元/吨;辽阳“辽星”收购价3000元/吨,上涨20元/吨。陈稻市场,省内正在开展粳稻轮换销售,“盐丰”销售价2600~2720元/吨,较上周下跌0~40元/吨;“辽星”销售价2860~2920元/吨,持平。盘锦粳米出厂价4100元/吨,较上周下跌60元/吨。

吉林:本周备耕工作基本结束,农户开始在育秧大棚进行播种,随着天气转暖,田间土层基本化透,春耕生产陆续展开。粳稻价格经历前期的持续下跌后开始触底反弹,收购主体仍为分布在全省各地的稻米加工企业。4月9日,水分14.5%、出米率66%的超级稻收购价2780~2880元/吨,较上周上涨60元/吨;水分14.5%、出米率66%的普通粳稻收购价2630~2730元/吨,上涨30元/吨。大米价格受原粮上涨带动,也出现小幅上涨。超级稻小粒米出厂价4200~4240元/吨,较上周上涨60~80元/吨。目前全省粳稻收购量在440万吨左右,余粮240万吨左右,粳稻余粮占全省产量的比重约35%。

消费淡季   早稻拍卖冷清

随着新季早稻生产拉开序幕,市场对陈早稻的需求越来越弱。目前终端大米消费逐渐步入消费淡季,原粮市场购销减弱,早籼稻拍卖行情持续窄幅波动。4月9日投放的2014年产早籼稻共计36.98万吨,实际成交0.17万吨,成交率0.44%,平均价2000元/吨,本次成交略好于上周同期水平,由于市场整体需求偏弱,成交量仍处于低位。

综合统计,截至4月9日,2019年稻谷拍卖共计进行27次,累计投放早籼稻1152万吨,实际成交6.12万吨,成交率0.53%,且全部为底价成交。稻谷成交量同比大幅减少272.89万吨,减幅97.8%。

下周政策性早籼稻周度计划投放量约84万吨,较本周减少3万吨。其中,4月16日计划拍卖2013年至2014年产最低收购价早籼稻约34万吨,其中2013年产0.73万吨、2014年产33.2万吨;4月18日计划拍卖2015年至2017年产最低收购价早籼稻50万吨,其中2015年产30万吨、2016年产15万吨、2017年产5万吨。2014年至2015年产早籼稻投放量达到63.2万吨,占比75%,依然是近期早籼稻拍卖市场的主力。

短期市场缺乏利多消息提振,稻谷价格或将继续趋弱。后期需重点关注中晚稻拍卖政策情况以及新季稻谷生长情况。

(来源:粮油市场报)

 

“粮食银行”:小仓储活跃大生产

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粮食,获得了大丰收,却因没有足够的晾晒场地、存粮储仓,以及后期畅通的市场销售渠道而抵销了产量,降低了质量,原本显而易见的效益输在了“临门一脚”的最后环节上。怎样做实农业、做大农业?使农民种粮放心、卖粮不愁,实现种田由保障型向营利型转变,真正获得“踏实感”“满足感”?悄然兴起于川西北一隅的新型农业经营模式,使农户存粮有息,支粮随意,有了“待价而沽”的增值空间与时间,避免了“谷贱伤农”的尴尬,进一步活跃了农业大生产。前期种植与后期生产加工环节尽享“植保平台、农资超市、生活直销超市”一体化服务,消除了长期困扰广大农户的后顾之忧。

阳春三月,麦苗拔节、油菜扬花的季节,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来到四川绵阳安州区,对发源于这里的粮食银行”农业经营模式进行了实地调查。

储粮、卖粮“软肋”长期困扰农户

“今年投入大,眼下收获在望,就怕麦子生白粉病、条锈病。这可是我几乎全部的身家呵。”在永河镇金星村2组的田埂上见到张明时,他正俯下身子查看田里生长茂盛的麦苗。来时的路上,别人说他天天守在田边,恨不得晚上都把麦田背回家。询问之下,他如是向记者解释了原因。

“种粮难,但储粮、卖粮环节也同样困难重重。”张明向记者细数了多年面临的困惑与苦衷。

2017年的大春收成为例。在原来流转的60亩农田里,张明共种植了C两优5845和早香优两个品种的水稻,平均亩产1500斤左右,收获稻谷原粮9万多斤。丰收了,堆成山的粮食首先面临晾晒问题,按国家当年实行的《稻谷GB1350—1999》收购标准,粮食水分达到13.5-14.5%标准才能入库,但刚打的粮食水分通常在24%左右,有的水分还更高。以1000斤稻谷70平方米计,共需要晒场6000多平方米。收获季节,家家农户都盼天气好时在自家院坝里、屋顶上晾晒粮食,但一次性晒粮往往场地不够。

“晒粮也要抓紧时间,种粮较多的农户即使多次使用场地也还是勉为其难,就只有在公路上晾晒,这不但有违公路管控禁令,给安全造成隐患,而且增加了搬进搬出的人工费用。”张明说,这年大春季节,以100元1000斤计,他共支付了9000余元人工晾晒费用。“晾晒程度也不好掌握,全凭眼观,达不到干湿度或过于干燥粮食都会变质,给卖粮增加困难。

粮食达到晾晒要求后,仓储也是个大问题。在张明家,他指着一楼一底的房屋和院子的空地说,这都是他家以前的“粮仓”。“卖粮前,时间再短暂也需要个储存空间。我家楼上楼下的所有房间,曾经连寝室都堆满了粮食。还是装不下,就只好在院子搭简易棚子,把粮食堆放在里面,上面再盖上棚布。

“人忙碌,耗子也不闲着,一到晚上,院子里、屋里就不安宁。加上隔层不好,粮食很容易霉变。2017年,仅储藏环节就损失粮食7000-8000斤。”张明说,加上晾晒环节的人工费,一进一出,损耗在18000元左右。

种粮大户储粮困难,但会随着粮食上市销售而得到缓解。而自给自足的“小户”则不同了,同村组的村民易俊对记者道出了心中的困惑,“多余的粮食可以上市交易,但必须留够家庭口粮。由于普遍缺乏仓储,一年四季就只有把粮食堆放在自己家里,随用随取,直到次年收获新的粮食

以金星村为例,427户农户中,除去张明等3户种粮大户,像易俊这样的种粮“散户”共有424户,“大多数家庭的成员几乎天天都在四处堆着粮食的房屋里穿梭,实在有碍日常生活。”易俊说。

一鲠在喉,周身不适。仓储与晾晒场地成了长期困扰农户的“软肋”。

别开生面的经营模式

偌大的场地上,停满了大小农用货车,无数农户正推着车,将巨大而宽敞的仓库里堆积如山的稻谷移至库外,过秤、装车后,纷纷走向一侧平房的办公室,按仓库管理员用电脑传输过去的数据由经办人员从自己手里的折子上下账、结算,注明支粮数量和存粮余额后,满载粮食的车辆纷纷驶出场地,消失在田野中。这是记者造访坐落于安州区永河镇这家叫做“新民农业粮食银行”的农业生产经营场所时所看到的场景。

“眼下青黄不接,正是卖粮的好季节。前来拉走的,都是农户们去年大春季节寄存在仓库的稻谷原粮,经加工脱粒、包装后,将直接上市销售。”“行长”唐代兵向记者解释了农户们前来支粮运粮的缘由,“瑞雪兆丰年。去年冬天的几场雪和前期到位的植保服务使今年庄稼长势特别好,再过一两个月小春收获季节就要来了,也需要提前腾空库房,为储存小麦做好准备。

面积1200平方米、容量达800吨的仓储,3000平方米场地,加上安放在仓库、一次可烘干80吨粮食的烘干机,以及停靠在场地一侧的无数辆拖拉机、收割机等大型农业机械,就可看出这家农业经营实体的整体实力。资料显示,注册于2014年12月的国峰金穗粮食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原有9户股东,主要从事水稻、小麦种植销售和优质大米加工销售,以及整个种植环节的统防统治等技术服务,至2018年已先后在永河镇安罗村、同心村、皇塔村、金星村长期流转土地3000余亩,常年劳动用工200余人。

彻底消除长期困扰张明、易俊等农户后顾之忧的,正是在这家合作社实体支撑下产生的粮食银行”经营模式。2018年大春时节,按照“存粮有息,支粮随意”的约定,金星村内外,共有456户农户在“粮食银行”存入稻谷216吨,其中张明和易俊分别存入稻谷18000斤和2000斤。吃了“定心丸”的张明,又于同年9月从135户农户手里流转了366亩耕地,加上原有的60亩耕地,一共426亩耕地。“还是和以前一样,小春种小麦和大蒜,大春全部种水稻。”张明说。

走进张明、易俊等农户家庭,室内摆设整齐有序,寝、厅、厨、卫各有分明,再也看不见昔日四处囤积、堆放的粮食等农作物。房前屋后,干净整洁。而宽阔的交通要道乃至平坦的乡村道路上,不时无遮无挡地驶过装满农产品的车辆。“从去年大春季节开始,在公路上晾晒粮食的农户就少了许多,今年的麦收季节你再来看,可能这种现象就绝迹了。”张明、易俊对记者说,“粮食银行”同时促成了乡居环境的改善,这是原来没想到的。

“开春以来,又不断有农户前来签约寄存粮食。可以预料的是,这个数量今年还会大大增加。”40多岁的唐“行长”还有一个身份是合作社理事长,说到主要由自己“操刀”运作的经营模式时,他认为,如果没有前面的农业合作社,就不会有后来的“粮食银行”。而农业生产状态下合作社和农户的互为需求以及农业大市场的现实需要才促使新型模式具备了产生的必然性和必要性。

粮食银行”的探索还在路上

“‘粮食银行’是一种经营形式,起托底作用的,还是合作社这个经营实体。”见到永河镇人大主席殷华时,他对记者这样说。作为长期联系金星村的包村干部,他认为是互利共赢的机制才有了“粮食银行”的生存与发展空间。

这是一种完全参照银行经营机制的全新模式,其初衷是解决融资贵、融资难,内容却更加丰富。历经多年发展,合作社已实现由单纯的粮食种植向粮食加工、销售一体化过渡。除自身种植3000余亩粮田之外,还需要大量收购粮食,这导致资金使用量大大增加,“找当地银行贷款,利息相对较高,手续更是麻烦。”殷华说,“粮食银行”运作机制就是由农户将粮食所有权、经营权以“定期”“活期”“定活两便”3种形式让渡给合作社,双方契约关系由此形成。

2018年大春季节,农户们以上述形式存在“粮食银行”的粮食,若按市价收购,所需资金量在58万元左右。民间融资,产生资金利息在9万元左右。而以3种寄存方式按总粮价的6%—4%—2%支付给存粮户的资金利息却仅为2.5万元左右。粮食经加工上市后,存粮利息就在约15%的利润之中扣除。

“解决融资难题之外,合作社得到的最大好处是,通过对签约农户农田提供的耕耘、播种、施肥、病虫害统防统治等优质优价植保服务,又全程倒逼了农作物的精耕细作,保证了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殷华介绍。

“存粮农户得到的实惠就更多了。”殷华梳理了农户在“粮食银行”得到的种种收益与便利:一是减少了粮食处理成本。合作社免费为农户烘干粮食,解决了农户晒粮难,每吨粮食节约费用约40元。二是减少了储粮成本和粮损。农户存入粮食后再不为储粮设施设备烦恼,不用担心粮食发霉变质和虫蛀鼠咬,优化了家庭环境,每吨减少损耗约20元。三是获得存粮“利息”。农户把粮食按去年的收购价2300元/吨存入“银行”一年,可获利92元。四是获得增值服务优惠。存粮农户可全程获得合作社优质低价打田、播种、病虫害统防统治、收割等植保服务,优质低价农资服务,每亩节约100元以上。五是存折在手,支取随意。“粮食银行”与当地超市签订协议,消除长期在家庭堆放粮食现象的存粮户可直接持存折去超市兑换等值的粮油等生活用品,方便又放心。

风险怎样防控?殷华解释说,本质上是一种经营模式的粮食银行”,风险主要存在于其与存粮户履约这个环节上。实际上,最初开展这项业务时,农户们普遍担心,万一粮食出手,到时取不出粮、拿不到资金怎么办?

“如同任何银行都有风险储备金一样,粮食银行也有占收购总额20%的保证金由各方共管,镇村监督。一旦发现兑不了现就用这笔资金赔付。”殷华说,2018年存粮价值59万元,共存有保证金11.8万元。迄今为止还未出现过“兑付”风险。

劳动创造价值,智慧产生效益。灿烂的阳光下,茂盛的农作物在大地茁壮成长,那是勤劳人们的心血和希望。据悉,从今年开始,粮食银行”将进一步尝试将周期长、可保质、能增值的农产品纳入“存储”范围中。“当农产品都能根据市场需要,在不同的时间段向不同的产区和非产区流通,这篇涉农文章就做得更大了。”殷华表示。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