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工作信息摘要

当前位置:首页>粮食业务>粮食工作信息摘要

粮食工作信息摘要2018年第三十二期
[2018-12-20] 阅读人次:180

去库存成效显著 业内担忧未来玉米供应紧张

 记者近期在辽、黑、闽等省调研了解到,近年来,一些以玉米为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上马,对优化我国能源结构,消耗过量玉米库存、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带动农民增收起到了一定作用。但随着更多项目陆续投产,以及东北玉米“临储”拍卖大力推进,业内也存在对玉米供不应求的担忧情绪。相关人士建议国家通盘考虑,坚持适度原则,支持企业向以秸秆等为原料的燃料乙醇生产工艺转型。

新上燃料乙醇项目大量消耗玉米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新上的以玉米为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多在东北、山东等省布局,可大量消耗玉米。记者来到位于辽宁省铁岭调兵山市的30万吨燃料乙醇项目现场看到,存贮、蒸馏等设备已安装完毕,这一项目计划年使用100万吨玉米,于2017年秋季开工建设,现已基本完成。

不光在辽宁省,在黑龙江省北安市,当地的一个30万吨燃料乙醇项目今年10月开工。北安市商务粮食局局长梁安说,这个项目总投资18.2亿元,以玉米为生产原料,年可加工转化玉米92.4万吨。预计建成后,年均营业收入22亿元,年均利润总额1.8亿元,上缴税金1.2亿元,安排就业600人。据了解,这仅是黑龙江新增的270万吨玉米燃料乙醇项目中的一个。

记者综合港口、农业等部门消息,包括玉米燃料乙醇在内的东北的玉米深加工项目近年来呈加快扩张态势,有的已投产,有的仍在建设和计划建设中。2017年,东北四省区的燃料乙醇、淀粉等企业的玉米深加工能力接近4000万吨,2018年将达到4600万吨,预计此后还将继续增加。

一位营口港相关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2018年,这个港口的玉米下海量将为3000万吨,但随着燃料乙醇等玉米深加工项目的落地,东北玉米本地消耗增加,预计2020年将减少到2000万吨。

据国家粮食交易中心数据统计,2015/2016年度,国内玉米产量2.24亿吨,到2018/2019年度减少至约2.16亿吨,同期的玉米总消费量由于饲料消费和工业消费量快速增加,已由1.77亿吨增加至2.62亿吨。

基层干部和业内人士表示,燃料乙醇项目是服务国家能源战略、振兴东北经济的重要举措,能够进一步改善能源消费结构、缓解石油资源短缺,低能耗、低物耗的特点符合燃料乙醇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可降低国内能源对外的依存度,减少原油的消耗,节约宝贵的不可再生资源,保护大气环境,助力打赢蓝天保卫战。

生物燃料乙醇还能进一步推动粮食转化,带动农民增收,破解农民“卖粮难”,拉动地方经济发展,解决劳动力就业,带动粮食深加工领域的深入发展,具有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业内担忧未来玉米供应紧张

在全球能源短缺和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人们正在寻求一条在经济上可行、资源上可持续、能同时解决能源和环境双重问题的可持续发展道路。燃料乙醇在交通去碳化中起到关键性作用,乙醇汽油与纯汽油相比,减排超过50%。2017年9月份,我国出台了《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明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到2020年基本实现全覆盖。目前,全球已有数十个国家推行燃料乙醇。2001年起,我国陆续在广西、内蒙古、山东、河南等地启动生物燃料乙醇试点。

采访中,一些业内人士和专家表示,发展燃料乙醇项目有利于提升玉米深加工能力,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同时,如果发展过快、布局不合理,也存在一些隐忧,可能会加剧玉米市场供应紧张等问题。

“今年东北玉米‘临储’拍卖成交10013万吨,还剩不到8000万吨,预计明年全部拍完。”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说,“这么大的拍卖量,也不见玉米价格往下走,说明需求很旺盛。如果今后国家不对玉米燃料乙醇等玉米深加工项目进行控制,玉米市场可能很快从过剩转向短缺。”

山东寿光巨能金玉米集团总经理高世军认为,从2019年开始,中国的玉米市场供求关系将是“紧平衡”,进入一个正常的由市场主导的平稳发展期。但如果国家推进以玉米为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将对市场带来一定影响。

艾格农业资深分析师马文峰说,目前来看,玉米“去库存”加大,未来玉米“供不应求”的矛盾将比较突出,将带来玉米价格的上涨,这将增加燃料乙醇企业的原料成本,如果在技术和管理上不能全面升级,很有可能出现“建成即停工”的风险。

“照现在这个趋势发展,越来越多的玉米在东北本地消耗,而玉米缺口将主要出现在南方。”厦门建发物产玉米项目经理蒋俊说,这部分缺口可能需要进口来弥补,但目前我国进口玉米每年配额只有720万吨,且仅有一部分投放市场,未来的进口需求很可能会增加。

生物燃料乙醇产业“与人争粮”的声音一直存在,以玉米为原料的第一代燃料乙醇生产工艺,虽然技术成熟、成本低廉,但也有不少人士担心过度使用可能威胁粮食安全。

(来源:粮油市场报)

 

中晚稻产量创新高 稻米反弹走势或难持久

在农户惜售和大米节日需求备货增加的提振下,近期稻米市场出现小幅反弹,粳稻涨势相对强于籼稻,稻谷走势好于大米。但在稻谷产量再获丰收、市场供应形势好于预期,特别是中晚稻产量再创历史新高的情况下,预计稻米市场后期仍将承压,反弹走势难以持久。  

中晚稻产量再创历史新高

12月14日,国家统计局2018年粮食产量公告显示,今年稻谷播种面积为30189千公顷(4.53亿亩),比上年减少558千公顷(837万亩),下降1.8%;单位面积产量为7027公斤/公顷(468公斤/亩),比上年增加109.57公斤/公顷(7.3公斤/亩),增长1.6%;稻谷总产量为21213万吨,比上年略减0.27%,逼近上年的历史最高产量,连续三年站稳2.1亿吨关口。由于今年早稻产量为2859万吨,较上年减少128万吨,据此测算出今年中晚稻产量为18354万吨,较上年略增70万吨左右,再次刷新历史纪录。

稻谷种植结构调整见成效。在政策的推动下,今年全国共调减早稻播种面积525万亩,较上年下降6.8%。湖南、江西两省主动调减单产较低、品质较差的早稻和双季晚稻种植面积796万亩;同时增加单产较高、品质较优的中稻和一季晚稻种植面积348万亩。黑龙江主动压缩冷凉区域水稻种植面积249万亩。单产较低的稻谷播种面积减少,有效提升了稻谷单产。

今年农业气候对稻谷生产总体有利。在中晚稻生长期间,除局部地区一段时间发生旱情外,全国没有出现大范围灾情,大部农区光热充足,降水充沛,有利于作物的生长发育和产量形成,因而中晚稻单产出现大幅提升。据测算,今年中晚稻单产为7227公斤/公顷,比上年提高1.2%。由于天气太给力,使得中晚稻单产增加的幅度高于政策调整后面积下降的幅度。

稻谷面积调整幅度十分有限

今年稻谷产量再获丰收,中晚稻产量再创历史新高,既出乎意料,又合乎情理。出乎意料的是,今年稻谷最低收购价大幅下调,早籼稻、中晚籼稻和粳稻每百斤分别下调了10元、10元和20元,但稻谷面积调整十分有限。

在近几年的实践中,稻谷最低收购价基本上是普通稻谷的最高价。以此进行测算,今年稻谷种植效益将大幅下降。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今年早籼稻种植基本亏损,粳稻种植仅有微利或略有亏损,只有中晚籼稻种植效益略好,但亩均种植效益也较上年大幅降低。

然而,稻谷生产政策转向后,今年中晚稻播种面积仍达25398千公顷,仅比上年略减0.8%。

农户种植稻谷的热情如此之高,实在是有点出乎市场意料。一方面说明在政策的作用下,今年稻谷种植结构调整效果较为明显,早稻面积下降了6.8%,中晚稻仅减少0.8%;另一方面也说明当前可供农户选择的种植作物太少,很多农户在惯性思维下无奈只能继续种植水稻。  

市场对稻谷丰收早有反应

合乎情理的是,在中晚稻增产公布前,市场对此已有预期,并提前作出了一定的反应。

新中晚稻收获上市后,普通稻开秤价格普遍较低,有的甚至低于最低收购价。特别是黑龙江东部地区,新粳稻市场收购价一度同比大跌500元/吨以上。如果不是今年稻谷丰收,供应压力特别大,市场不可能出现如此剧烈的反应。

在稻谷最低收购价大幅下降的情况下,竟然大部分主产区都启动了托市收购。截至目前,除江苏和吉林外,去年启动托市收购的省份,今年也都启动了托市收购,个别省份托市收购启动时间还较上年略早,这已提前显示出市场重心虽然大幅下移,但单靠市场化收购仍无法支撑市场,说明今年中晚稻增产压力较大。

今年中晚稻收购量同比一直较高。在12月份之前,中晚籼稻的收购量同比一直高于上年,而粳稻的收购进度同比也只是略为放缓。在托市收购量少于上年同期的情况下,如果不是稻谷增产,供应压力较大,部分农户急于出售,收购进度如此快同样是令人费解的。后期随着市场的逐步稳定,如果托市收购量同比不能增加,后期稻谷收购进度必然放慢。

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统计,截至12月10日,主产区累计收购中晚稻4881万吨,同比减少105万吨。其中,中晚籼稻2506万吨,同比减少19万吨;粳稻2375万吨,同比减少84万吨。进入12月份后,中晚稻同比收购进度确实在逐步放缓。

市场弱势反弹或难以持久

由于中晚稻供应压力超出预期,预计稻米市场弱势反弹行情恐将难以持久。

中晚稻产量创出历史新高,较上年增加70万吨左右,供应情况处于历史上最好阶段。同时,供应压力也将是空前的。

稻谷结余量高于预期。由于稻谷需求不振,供应充足,近年国内稻谷结余量持续保持较高水平。国家粮油信息中心12月预计,2018年国内稻谷产量为20910万吨,2018/2019年度国内稻谷结余约1630万吨。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稻谷产量21213万吨测算,2018/2019年度国内稻谷结余将达1963万吨左右,超出预期数303万吨,将显著增加市场供应压力,影响市场做多信心。

当前中晚稻收购量同比偏慢,截至12月10日,中晚稻同比少收105万吨,加上增产部分,当前农户可供出售的稻谷将高于上年同期近200万吨。而事实上,由于当前稻谷最低收购价收购的数量少于上年,意味着市场实际供应压力还将大幅增高。如果今年托市收购稻谷较上年减少500万吨,那么市场实际供应压力将较上年高670多万吨。如果稻谷托市收购较上年减少1000万吨,则市场实际供应压力将较上年高1170多万吨。除非托市收购稻谷较上年增加,才能减轻新稻的供应压力,但在稻谷最低收购价大幅下降、目前多地稻谷收购价反弹后已高于托市价的情况下,预计这种可能性出现的概率较小。

总的看来,当前稻米市场已进入元旦与春节的备货行情中,短期需求将会逐步恢复,有利于稻米市场在节前保持稳中偏强走势。但在明年中晚稻托市收购结束后,由于农户、加工企业和贸易商库存的新稻偏多,供应能力大大高于往年,在气温转暖后将面临不得不进行被动处理的情况,可能导致来年新稻走势弱于往年。

同时,今年很多地方粮库因稻米市场行情快速走低,导致轮换计划未能完成,明年可能会提前安排储备稻谷进行轮出,陈稻市场轮出竞争可能会提前,加之国内有增无减的政策性稻谷库存也需要加快出库,在今年最低收购价大幅下调后,目前2017年产政策性稻谷拍卖底价已高于今年的最低收购价,明年对政策性稻谷拍卖底价进行下调也将是大概率事件。多重因素叠加下,预计明年陈稻市场的竞争将会空前激烈,明年上半年很可能会出现新稻与陈稻同步走弱的情况。

(来源:粮油市场报)